汪俊又哭又笑拍完,很多细节来源于演员身边事

2019-11-24 作者:彩霸王五点来料欲钱料   |   浏览(78)

这段时间,围绕三个高考家庭展开的现实题材剧《小欢喜》,引发了观众的海量讨论。这部已经播出近半的作品,描绘了家庭教育图谱,堪称高考压力下的中产家庭困惑速写。黄磊、海清、沙溢、小陶虹、王砚辉、咏梅饰演的三组爸妈,就是现实中考生爹妈的缩影;周奇、李庚希、刘家祎等年轻演员饰演的高三学生们,则让不少经历过高考的年轻观众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导演汪俊认为,这一组演员都很争气,大家完成得非常好。

现实题材剧《小欢喜》自东方卫视开播以来,收视成绩持续走高,位居卫视同时段收视榜首。随着剧情的发展,豆瓣评分更从8.0升到8.1,是今年以来卫视剧最高评分。

饰演爸妈的三组演员,都是为人父母,接到《小欢喜》的剧本,大家二话不说都来了。汪俊透露,在拍摄现场,他们经常在私底下聊自己的孩子,沙溢和黄磊聊得最多,我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在汪俊看来,拍《小欢喜》对演员最根本的要求是真实,对体验不到的东西有时候会来很多遍,尤其是小演员,现场说戏时为了充分调动他们的情绪,常让他们联想自己和父母在一起的经历。 剧中,饰演方一凡的周奇和饰演童文洁的海清,长得极为相像,也因此被观众称为神仙选角,汪俊直言,小演员的选择主要看是否有灵气,几位小演员好多都是第一次演,但表现力很强。

导演汪俊日前接受采访,回应这部话题剧的诸多幕后深意,并透露因为演员演得好,拍摄《小欢喜》比拍《小别离》时更尽兴。

这些年,跟高考有关的影视剧不少见,但高考经常简单地沦为故事背景,其内核被替换成狗血的家长里短。《小欢喜》则不只是借壳,而是用非常接地气的方式,展现了三个高考家庭的生活场景。在创作《小欢喜》的过程中,汪俊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对度的把控,我们经常会在表演上有一些夸张,甚至美术上都会有一些高于生活的东西,其实控制非常重要,你控制得好就是真,你控制得不好就容易悬浮。他也认为,教育题材的电视剧确实比较多,但同样的题材可以表现出不同的戏剧形态,关键是故事、人物不一样,《小欢喜》里有很多的细节都很生动,来源于前期采访和演员身边发生的事。

《小欢喜》通过三个高考家庭的故事,探讨了当下家庭在子女教育、家庭关系上的问题。“真实”是观众对于《小欢喜》最多的评价,也是它最打动人的地方。剧中强势妈妈童文洁对孩子的又打又爱,单亲妈妈宋倩对孩子强控制欲的爱,季区长对孩子小心翼翼的爱,都让观众看到了自己或者身边的人。

剧中三组家庭的设置很有代表性,特别是父母长期缺位、亲情疏离的季家和作为离异家庭的乔家,贡献了该剧很多的矛盾冲突点。对于这样的设置,汪俊解释,官员家庭因为父母爱的缺位,孩子是另一种留守儿童;单亲的妈妈对孩子相比一般家庭有更炙热的爱。他也说,拍这部作品,不是为了要解决什么问题,或者说提出一个什么观念,我们把这三种不同的家庭形态摆出来,让观众自己去体味,把现实呈现给观众,让大家去讨论。

汪俊导演透露,《小欢喜》很多素材都是黄磊自己的亲身经历,“在细节上、桥段上是别的戏没有的,这点很重要。一部剧不怕大题材雷同,而在于故事、人物、细节的不一样,《小欢喜》里展现的都是来源于身边的事儿”。

作为《小别离》和《小欢喜》的导演,汪俊对教育题材电视剧的创作可谓经验丰富。他也指出从《小别离》到《小欢喜》创作过程中一以贯之想表达的教育理念,没有对和错,自由式教育快乐教育是一种,但有时候孩子确实需要管教,不能放任自由,教育理念是特别宽泛的一个话题,没有绝对,还是要因材施教,因人施教。

《小别离》中,观众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黄磊和海清主演的方圆一家。而《小欢喜》里,陶虹、沙溢,咏梅、王砚辉的实力派组合,让三个家庭各有各的精彩。多年不接电视剧的陶虹、咏梅,齐齐出现在《小欢喜》,着实给了观众一个惊喜。汪俊导演透露,这次请她们来非常顺利,“她们非常乐意接这样的题材,剧本赋予的人物,她们也非常有兴趣。所以我们一拍即合。”

而《烈日灼心》里演杀人凶手、《我不是药神》里是假药贩子,塑造反派角色深入人心的王砚辉,这一次成了体贴妻子、操心儿子的干部老爸。之所以觉得王砚辉能演好这个区长老爸,汪俊导演说,“我们觉得他在基层历练得非常好了。这个角色既是领导,又是一个慈父,又是一个严父,觉得他完全有功力演好这个角色。现在看到的这个形象非常可爱,虽然是领导,但是一点儿都不会觉得他装,或者讨厌,他把一个领导在家里的那一面展示得非常好。”

拍摄《小欢喜》时,汪俊导演经常在监视器前又哭又笑。他笑称,“这次拍戏多了一个感受,就是可能老了吧,会更容易被打动,好多场戏都是流着泪拍完的。”比如观众觉得特别戳心的英子和妈妈吵架那场戏,他就是一边拍一边哭。“后面还有很多,确实是演员非常好,我觉得演员必须首先打动我,才能打动观众吧。”

对话汪俊

“几位主演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北青报:为什么选择了中产家庭、高官家庭、单亲家庭这三种家庭作为高考家庭的代表典型呢?

汪俊:因为这三个家庭比较典型,或者说比较有代表性,或者说表达的东西是我们要表达的。官员家庭相当于长期因为父母的爱缺位,孩子像留守儿童一样,心灵肯定会受很大的影响。单亲家庭,单亲母亲对孩子的爱比正常家庭还要炽烈,所以选择这几种家庭更利于表达这个戏的主题。

北青报:这三组家庭都各有特点,但是也有网友认为这三组家庭都是家庭条件很好的,当时是如何设定这三组家庭的?

汪俊:其实我们还是要打造现实主义的中产喜剧,如果想表现更底层的,那可能是另外的戏,也可能将来会做这样的题材,但是这个戏选择的就是相对中产一些家庭来表现的。我看网上,说连这些孩子都这么努力,你们就没有理由不努力了。

北青报:导演现场有听到这几个主演私下探讨怎么教育孩子吗?

汪俊:他们经常在私底下聊自己的孩子,海清啊、陶虹啊,包括乔卫东就是沙溢、黄磊他们聊得最多。我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北青报:《小欢喜》聚焦高考家庭的焦虑最终是为了什么?想要解决什么问题?

汪俊:其实拍这个戏,不是为了要解决什么问题,或者说提出一个什么观念,我们只是把现实呈现给观众,让大家自己去悟,去讨论。我们不想给观众一个现成的答案,只是想给大家一个抓手,让大家由此深入进去,去探讨中国式的亲子关系与代际关系。

北青报:方圆夫妇的教育观让很多70后父母感同身受,您觉得70后父母与60后父母、80后父母相比,有哪些突出特点?

汪俊:我觉得60、70、80后的父母,有一个共同的点,就是望子成龙,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好。反正我觉得独生子女可能是形成家长对孩子期望过高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你如果说家里,比方说宋倩,如果不只英子一个孩子,她有六个孩子,她可能不是这样表现,就是因为家里只有一个孩子,所以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所以形成压迫感。

本文由彩霸王五点来料发布于彩霸王五点来料欲钱料,转载请注明出处:汪俊又哭又笑拍完,很多细节来源于演员身边事

关键词: 彩霸王五点